凤凰彩票 > 文化交流 >

台湾知名作家林清玄逝世 曾致力于两岸文化交流

2019-01-25 17:53


  据台湾媒体报道,台湾知名作家林清玄23日因病逝世,享年65岁。家属当天透过友人向媒体证实了该消息。

  林清玄1953年出生于台湾高雄旗山,毕业于台湾世界新闻专科学校,曾在《中国时报》《工商时报》等媒体任职。他20岁时出版第一本著作《莲花开落》,32岁入山修行,3年后出山四处参学,写成“身心安顿系列”,成为90年代最畅销的作品。40岁,他完成“菩提系列”,畅销数百万册,同时创作“现代佛典系列”,带动佛教文学,掀起学佛热潮。林清玄一生创作不断,出版著作超过200部,其中《菩提系列》《玫瑰海岸》《白雪少年》等散文集广受欢迎,荣获台湾众多文学奖项。

  林清玄长期频繁往返两岸,到过大陆300多个城市,因出版、演讲、援建希望小学等活动和大陆艺术界人士有着广泛接触。他曾在接受新华社专访时透露,他初中时就每天坚持写作1000字,高中增加到2000字,从大学开始,不管多忙每天坚持写3000字,这一写作习惯让他成为台湾最高产的作家之一。林清玄的作品是很多人小时候的回忆,作为一代文学启蒙者,他的作品多次被中国大陆、中国台湾、中国香港及新加坡选入中小学语文教材,其中《和时间赛跑》、《桃花心木》等作品广为熟知,《阳光的味道》还曾作为高考考题。

  林清玄身上有诸多为人熟知的标签,其中大多数与文字有关——曾连续十年被评为台湾十大畅销书作家,创下150次再版的热卖纪录;由于文笔脱俗,30岁前拿遍台湾所有文学大奖,因而在1980年代被誉为“天生的作家”;和已故的三毛、席慕蓉等并称为“台湾散文八大家”。

  “我一年中有半年在大陆,走过很多地方,碰到很多大陆的作家,每次去都有新的感动,这种感动是,我和这些作家是没有什么分别的。作为中华文化传统下的作家,我们共同的理想就是去创作包容力更强的文化。”林清玄曾对新华社记者说。

  林清玄出身贫寒,青年时期做过餐厅服务员,当过码头工人,摆过地摊。从17岁开始发表作品,到30岁时,他几乎获得了当时台湾所有的文学大奖,写作文体包含各个门类。被誉为“当代散文八作家”之一。

  “因为家里太穷了,我要成功,就一定要比一般人更勤奋,所以我每天一定会读书,而且直到读到让我感动的句子才睡觉。”谈起自己早年艰辛的创作经历,林清玄直坦心声。

  “我生活在农家,生活很穷,我想人应该摆脱生活和世俗的捆绑,所以童年唯一可以让我得到超脱的就是文学写作和对心灵境界的向往。”林清玄说,每天睡前,他都会在脑子里回想当天读到的让他感动的话,甚至背下来。

  从小学开始,林清玄就坚持每天写500字的短文,初中每天写1000字,高中增加到2000字,大学时到3000字。直到今天,不管多忙,林清玄依然每天坚持写3000字。“无论是恋爱或失恋,痛苦或快乐,我每天都不停写作。”

  2017年,在一次与大陆读者交流时,林清玄表示,写作对于他是一件快乐的事,可以不断地整理思想、接触内心世界、和更多人分享作品。“林清玄有一天一定会死,但我会保持一颗乐观的心。假如晚上会死,早上我还会在写作,我的书会和你们相伴。”

  林清玄的名字还有一番故事。原来林清玄有18个兄弟姐妹,他在家排行第12,轮到他出生的时候,“清”字辈中已经没有什么好字眼了,偏偏他生下来不哭,林父很奇异地看着他,遂为其命名“林清怪”。后来父亲大概觉得叫这个名字不好听,便改为“林清奇”。结果报户口的时候,那位户籍警正在读一本武侠小说,对“林清奇”这个名字颇觉不以为然,便拿着书给林清玄的父亲看:“书中恰有一高人号‘清玄道长’,盍为令郎取名‘清玄’?”至此,一代文宗林清玄大名遂定。“如果我名字真的叫林清怪,估计现在没有人会买我的书。”林清玄笑着说。

  林清玄的名字赋予了他当作家的梦想,他的文章也恰如其名,清香满纸,玄意悠远。而作家除了努力写作之外,还应该有一颗观察世界的心灵,因为心灵是伴随着写作一起前进的。林清玄追求的是一种在平凡中感知生活至美的超然心态,“我们生命里面不如意的事占了绝大部分,因此,活着本身是痛苦的。但扣除八九成的不如意,至少还有一两成是如意的、快乐的、值得欣慰的事情。如果我们要过快乐人生,就要常想那一两成好事,这样就会感到庆幸,懂得珍惜,不致被八九成的不如意所打倒了。”

  20年来,林清玄致力于两岸民间文化交流,先后走过大陆300多个城市。林清玄曾表示,“我在大陆出版的书有100多本。有人统计过,我有26篇文章被收录在大陆的小学到大学课本中。”

  林清玄曾说,在他心中,大陆和台湾没有分隔。他本人乐见大陆和台湾有更密切的交流。只有交流、联系,才能彼此了解、肯定,然后“就会像家人一样”。

  因为频繁往返于大陆和台湾之间,林清玄在大陆很多城市都有好朋友。林清玄表示,双方经常来往,就会变成好朋友。从这个角度看,两岸民间交流无法阻挡。

  在家庭教育方面,林清玄坚持着对传统文化的传承。他表示,如果我们丢掉大陆的传统,就好比抛弃了祖先留给你的财富、教化,就会变成无源之水、无根之木。在对下一代的教育上,需要秉持一种开阔的胸襟。如果你不了解李白、白居易、苏东坡,那是你的一种损失。

  因为求学、写作,林清玄对中国传统文化涉猎广泛。林清玄表示,自己幼年就读过《论语》《大学》《诗经》等传统经典,并受益终生。

  这些年,他几乎走遍了大陆东南沿海,但东北、西北还有一些空白。他几年前曾表示,还要“继续行走和分享”。令他感慨的是,第一次去大陆并不是去推荐自己的书,而是去捐助希望小学,并用稿费资助大陆农村的高中女生到城市上大学。而如今大陆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两岸在文化上会打破越来越多的界限,我很乐观,两岸会越来越好,合作往来会越来越多。”林清玄也欣赏大陆文学创作的蓬勃,在他眼里,现代社会资讯发达,两岸年轻作家从事的文学写作,在文风上已经没有任何界限,不像过去大陆文学作品文风较为“沉重”,而台湾作家文风较为轻快。他觉得,站在高处看,文学上没有两岸问题。两岸文学手牵手才是更好的状态,会走向更好的文化视野。

  林清玄心中最伟大的三个人是茶圣陆羽、禅圣慧能和经圣玄奘。他希望通过这三位从人生底层出发的人所代表的文化向上精神,告诉读者如何认识自我,实践自我,开发自我的伟大志业。

  “成功不只是有名、有钱、有权、有影响力,其实一个人在某一种领域做到极致,即为成功,比如茶圣陆羽……”林清玄认为,人的一生不只是为谋生,灵魂需要解脱欲望的捆绑,从最底层出发,走向心灵之路,也就是追求自己的梦想,才能保持住浪漫的精神,认识到生命的真实价值,而非表面的价格。

  林清玄认为,作家一旦有独到的观点,形成自己的人格和风格,就会比一般作家饱满和有力量。“讲一个观点,必须要有故事。要有故事,必须有感动。感动很值钱,可故事更值钱,比故事更值钱的就是观点。”

  “在穿过林间的时候,我觉得麻雀的死亡给我一些启示,我们虽然在尘网中生活,但永远不要失去想飞的心,不要忘记飞翔的姿势”。这是林清玄留下的最后一条微博,也巧合地谈到了生死。

  林清玄修禅已久,为人豁达。《常想一二,不思八九》一文中,他曾提到,俗话说“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生命里不如意的事情占了绝大部分。但是扣除了八九成的不如意,至少还有一二成是如意的、快乐的、欣慰的事情。如果要过快乐人生,就要常常想那一二成好事,这样就会感到庆幸、懂得珍惜,不致被八九的不如意所打倒。

  在书中,林清玄觉得,“生死离别”为人生大事,是每个人难以逃避,又常常充满困惑的论题,但都被他的“幸好”一一化解。人间有味是清欢,人间幸好也有离别。

  1月24日,台湾作家林清玄的官方认证微博账户发布文章《林清玄老师家属致读者的一封信》,信中证实林清玄1月22日凌晨,于睡梦中与世长辞。信中以对林清玄对话的口吻说:“有一天你不在,我们不会悲伤,因为知道你去极乐世界,或者你去了琉璃净土,你只是换了一个地方居住。”

  林老师曾经说过:我们会害怕生死是因为我们不知道未来还有世界,未来还有人生。佛法难闻今已闻,人生难得今已得。人的身体很难得到,现在已经得到,要好好用来修行。如果你知道生跟死之间,就好像你移民去美国,虽然这里的人看不到你了,可是他们知道你很安好,因为你在美国。如果你相信佛法,就是说你在这里大家处得很好,有一天你不在,我们不会悲伤,因为知道你去极乐世界,或者你去了琉璃净土,你只是换了一个地方居住。

  如果有这样的高度,其实生跟死没什么两样,在我看起来就是这样子,就好像移民或者搬到别的城市去居住,总有相逢之日。

  “文章千古事,清气满乾坤。”台湾知名作家林清玄逝世的消息震动台湾文化界。24日,林清玄的生前好友、同事以及作家、读者纷纷发表文章或感言表达追思之情。

  林清玄家属23日通过有关出版社的社交媒体账号发布致读者的一封信。信中写道:有一天你不在,我们不会悲伤,因为知道你去极乐世界,或者你去了琉璃净土,你只是换了一个地方居住。“如果有这样的高度,其实生跟死没什么两样,在我看起来就是这样子,就好像移民或者搬到别的城市去居住,总有相逢之日。”

  “在20年前谢谢您一系列的书籍净化了我”“感谢我的青春里,有你的文字”“林老师一路走好”……在网络社交媒体平台,台湾网友纷纷留言表达对林清玄的感念之情。

  南投县读者陈启浓投书《联合报》表示“感谢林清玄”。他说,林清玄的文笔流畅,内容不说教,很能打动人心,让人有一种安定感,其作品给予我们心灵洗涤。“感谢林清玄,用精练的文字,纯良的主张,陪伴我们度过人生的风风雨雨,给了我们丰沛的精神力量,去面对许许多多的考验。”

  台湾《中国时报》报道回顾了林清玄的成长和写作经历,称之为“90年代的心灵导师”。报道称,上世纪90年代,台湾经济起飞,正是需要心灵粮食的年代,林清玄生活化的文字很能贴近读者心,使得他的读者群很广。

  林清玄毕业于台湾世界新闻专科学校,曾在多家媒体任职。他20岁出版第一本书《莲花开落》,之后创作不断,出版著作超过200部。

  上世纪70年代末,台湾作家朱立熙曾和林清玄一同在《时报杂志》做专题报道。他回忆说,那时的林清玄“是一支好笔又是快笔”。每周二深夜截稿前,都会看到他在嘈杂的办公室里,独自默默地振笔疾书。他一个小时可以写出2000至2500字,而且字字珠玑让人读来赏心悦目。

  在这些专题报道中有渔民、矿工、木雕师傅等。朱立熙记得,林清玄写木雕师傅,以“长在手上的刀”来形容。“事实上他本人就是一支‘长在手上的笔’,又利落又好读。”

  台北教育大学教授林淇瀁回忆称,林清玄写稿速度甚快,交稿时间往往提早,字数完全符合。这样的才气和写作能力,让作为编辑的林淇瀁折服;而林清玄写来的稿子总是字迹清秀端正,读来顺眼,文辞清畅,结构严谨,也从无错字。“我拿到稿子,看过一遍,几乎不用修改,就可发稿。”

  因为写稿快、交稿及时,而且文字严谨,林清玄曾被称为“文学公务员”。他曾透露,初中时就每天坚持写作1000字,高中增加到2000字,大学开始不管多忙每天坚持写3000字。得益于这一写作习惯,林清玄成为台湾最高产的作家之一。

  曾为林清玄出版38本著作的台湾九歌出版社总编辑陈素芳对媒体表示,林清玄写作后期融入佛教思想,撰写菩提系列,开创台湾佛教散文的热潮,尤其是他的《紫色菩提》曾卖到50万本。菩提系列对当代社会风气有一定程度影响。

  和林清玄同为台湾知名散文作家的张晓风对记者表示,她比林清玄年长10多岁,在写作上是“看着他长大的”,“看着他从简单的新闻写作进入有深度的文学写作”。那时,她做散文选集就经常选他的作品,也因此常和他讨论写作和修改。

  “林清玄散文最大的特点是把自己的宗教体会和文学相融合,他结合自己的生活用优美的语言谈论佛教精神,继承了中国传统文人和佛教的亲密关系,创造了一种独特的佛教美学。这是非常了不起的。”张晓风说。

  林清玄长期行走两岸,去过大陆300多个城市,也曾多次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他曾在家中挂了一张中国地图,每到过一个地方就在上面插一颗彩色图钉,但后来不得不取下来,因为上面花花绿绿,图钉已无处“落脚”。

  林清玄的散文质朴清新,平淡隽永,蕴涵佛理。他的文字大多是从身边事出发,谈人生的至善至美,平易中有治愈的力量。就如同他本人所说:“美丽的辞藻是比较短暂的,只有真正的思想观点才可以恒久。”

  他曾在《平常茶非常道》中写道:“人生需要准备的,不是昂贵的茶,而是喝茶的心情。”在《人生最美是清欢》中写道:“用惭愧心看自己,用感恩心看世界。”《心美,一切皆美》中有这样的句子:“心美一切皆美,情深万象皆深。”《在云上》中写道:“能观悲喜,有觉悟的心,获得与失去都是很好。不能观照,执迷于外相,得到和失去都是不幸。”

  网友s :中学时期占据大部分文章的作者们都一一离开,是不是在告诉我我的青春岁月在慢慢褪色吗?林清玄先生,一路走好!

  “林清玄有一天一定会死,但我会保持一颗乐观的心。假如晚上会死,早上我还会在写作,我的书会和你们相伴。”林清玄曾这样谈起对死亡的看法。

hot-凤凰彩票-凤凰彩票官网首页-凤凰网彩票合法吗